Categories
中文

别了土豆

早上起床得知,土豆和优酷合并了,这对冤家终于还是走到了一起,难怪今天网上都是调侃的段子。今天对于王微来说可能是一种解脱,优酷给出的报价较土豆的当前股价溢价119%,而且古永襁给足了面子,虽然土豆实质上是被收购了,但是优酷坚持对外宣称是合并。这样的结果,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从王微那段失败的婚姻开始,土豆注定了是一个悲剧。

我想王微应该是不愿放弃的吧,但是对于土豆来说,坚持已经没有意义。虽然流血上市成功,但是股价持续低靡,影响了土豆的融资能力,现金枯竭是迟早的事情,王微在土豆的股权已经很低,面对资本没有什么话语权。

优酷作了很大的让步,土豆的市值只有优酷的六分之一,在新公司的权益却达到了接近30%,但是这也是不得不作出的让步。虽然优酷抢先上市,占得了许多便宜,但是国内的视屏行业处于病态发展的阶段(类似的还有B2C电商),所有的公司都在大量烧钱,而且看不到盈利的希望,通过加强垄断,压低成本来拼死一博是独立视频企业唯一的出路。

虽然有奇艺,搜狐和腾讯视频的挑战,但是土豆和优酷实际上是垄断了网站类视频市场,尽管如此,合并之后应该并不会加重垄断趋势,新的优酷土豆公司的的市场份额相比各自份额的总和应当会略微变小,但是由于合并之后可以大量减少成本,提高购片的议价能力,合并会带来盈利的希望。

最近还有一个有意思的事情是Google的导航条上将Video选项移至more里面,对应位置替换为了Youtube选项。Google已经假定用户不再需要到别处去寻找视频了,事实上,Youtube已经占据世界范围内一半的视屏流量。视屏领域已经像搜索领域一样被google做死了。这个领域,注定走向垄断。

Categories
中文

《摩根财团》读后感一

现在读书笔记拖的时间越来越长了。三周前读完了《摩根财团-一代银行王朝和现代金融业的崛起》,一直想要写一个读后感却抽不出时间。只好在公车上面敲下这些文字。

这本书讲述的是整个摩根财团的历史。摩根公司的前身由乔治`皮博迪创建,后由朱尼厄斯摩根接手,并更名为摩根公司。接着摩根家族的三代人(包括朱尼厄斯的儿子皮尔庞特摩根,孙子杰克摩根)主导了摩根的发展。之后的摩根财团淡化了家族企业的印记,摩根家族成员对于摩根的影响力消失殆尽。

摩根的历史实际上就是美国的历史。在早期朱尼厄斯的时代,伦敦是世界金融的中心。当朱尼厄斯坐镇伦敦大本营的时候,作为儿子的皮尔庞特则在美国打点着华尔街的业务,那个时代的美国,虽然潜力无穷,但仍然只是新兴国家,资本市场并不大。摩根财团这个时期实际上扮演着英国资本在美国的掮客角色,可以说,此时的摩根更加像是一个英国公司。但是过了一代,美国就一跃成为一流的资本强国,华尔街不再需要伦敦来募集资金了,皮尔庞特坐镇华尔街22号,杰克则去打理着伦敦的摩根建富的业务。可以看出,这时的伦敦不再是摩根王国耀眼的都城了,摩根重心的转移正与世界权力中心的转移相契合,这不是偶然。

世界中心的转移给了摩根非常大的竞争优势。作为一个美国公司,摩根财团在与欧洲财团的竞争竞争中早期一直处于劣势,欧洲债券承销业务他们几乎无法染指,这一领地早被欧洲霸主罗斯柴尔德家族和英国贵族巴林家族瓜分。即使在美国债券的承销中,他们也时常竞争不过罗斯柴尔德家族和巴林家族。当时在后二者眼里,摩根公司不过是一个来自新大陆的暴发户,根本算不上是一流的债券承销商。

但是随着美国经济的发展,形式发生的很大的逆转。美国工业蓬勃发展,急需大量资金,而美国的资本市场也逐渐发展起来,相比半个地球之隔的欧洲财团,华尔街22号显然更加容易打交道。摩根财团逐渐雄霸整个美国资本市场,和欧洲财团隔洋对峙。第一次世界大战给欧洲财团以沉重打击,而对摩根来说确实绝佳的机会。当时摩根扮演了美国政府角色,为协约国提供了大量贷款,将自己的势力伸进了欧洲。亲德奥的罗斯柴尔德家族随着同盟国的战败受到极大打击,而战后英国限制了本国银行在国外的贷款,导致了巴林银行业务的快速萎缩。经过一战,摩根恍然发现自己已经成为世界最一流的银行了。

公司不可能脱离市场存在。摩根在早期之所以处于劣势,就在于当时主要的资本活动不管是融资还是借贷都发生在欧洲。罗斯柴尔德和巴林家族在欧洲大陆经营数代,关系盘根错节,而摩根作为一个美国公司,离这个市场实在是太远,确实没有太多机会。而当时的美国资本市场,根本支撑不起一个世界一流的大财团,所以虽然摩根在美国举足轻重,但在世界范围还属二流。但是到了20世纪情况就不一样了,美国成为了世界最大的工业过和最大的市场,摩根仅凭美国市场的成绩就足以傲视群雄。而摩根的国际化(向欧洲大陆的渗透),是随着美国的国际化一并完成的,当世界市场开始跟随着美国市场的步调时,美国金融业的王者摩根在世界上就举足轻重呢。

(未完待续)

2011年12月18日


Categories
中文

《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读后感

《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读后感

好些天前读了《找寻的真实的蒋介石》,一直没有来得及写读后感。 趁着这周research比较顺利,找个空档补一下吧。

人越是长大,见的事情越是多,越是觉得这个世界上的许多事情不过是一个个的罗生门。我们看到的各种事情,听到的各种描述,大多都是经过了过滤和处理,绝对客观的陈述怕是不多。 中国的事情尤其如此。易中天先生说过,世界上有两种逻辑,一种是普通逻辑,一种是中国逻辑。历史又何尝不是如此?

中国的历史多半都只能当小说来读,这已是尽人皆知的事实。对于蒋介石,我们从小接受的就是符号化的教育。在我们脑海里面蒋介石就是反动邪恶的代名词。但越是全面的了解这个人,越是会发现他的可爱之处。《找寻真实的蒋介石》这本书就是通过蒋介石日记来带我们全面了解这个中国近代史上争议性的人物。

蒋介石日记从1915年开始 ,一直写到去世前三年,跨度长达57年。这在古今中外恐怕都不多见。日记内容或是躬身自省,或是记录国仇家恨 。读罢蒋介石日记,你会发现蒋介石的各种毛病:好色,易怒,优柔寡断,诸如此类。基本上每天他都会把自己骂一遍。虽说如此,你可以发现这些都是作为一个正常人会有的缺点。正是每日的反省让蒋介石逐渐克服了这些缺点。领袖不是天生就是胆识过人的,那些都是骗人的鬼话。每一个领袖都是在不断的自我完善中逐步走向成熟的。

日记里面展示的是一个活生生的入的一生,而不是苍白无力的领袖形象。比如说,蒋介石早年是一个浪荡公子,经常出入与花街柳巷,但是强烈的内疚感又会使他在日记里面痛骂自己。经过一番努力,尤其是和宋美龄结婚之后,他就再也没有问津这些。三十年代之后的蒋介石,实际上过得是类似清教徒般的生活。他生活的全部重心,其实都放在了统一中国,复兴民族上,当然是以他的方式。

蒋介石从年轻的时候就有着一种使命感,觉得自己应当肩负起民族表率的责任,这是那个时代许多青年共有的情怀。但是和别人不同,他真正的以这样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甚至到了苛求的地步。他用的是中国传统道学的方法。

蒋介石的一生也确实多舛。早年跟随中山先生出生入死,革命多次失败。27年北伐之后初步掌握实权,但是各地军阀尾大不掉,30年中原大战险些败北,31年外有日军入侵东三省,内有共产主义泛滥力。36年西安事变,37年仓促抗战丢失了大半个河山。虽然名义上是中国领袖,但是实际控制地区只有四川重庆。抗战胜利之后被共产党打败逃到台湾。

经受了如此多的挫折, 换了别人或是承受不了,或者甩手不干呢。蒋介石也有过这样的时候,日记里面萌生退意。但是每次到了最后,他还是坚持下来,忍辱负重,以期复仇之日。骨子里面蒋介石是非常传统的,他行为非常克制,做事讲求时机,君子报酬,十年不晚。

黄埔军校时期,共产党的宣传攻势很盛,很多国民党员都被赤化呢,这个时候蒋介石每天日记里面的内容就是告诫自己要忍让。等到北伐成功才开始清算共产党。从日军入侵东三省开始,他每日提笔之前就会先书国耻二字,一直到抗战结束。但是他认为中国一盘散沙,打起来肯定一败涂地,于是等到共产党剿灭的差不多了再开始抗日。

所以,其实再他的心里是有这样的算盘的。军阀》共产党》日本。不消灭军阀,他就没有办法集合国民政府内部的力量消灭共产党,不消灭共产党,就没有办法集合中国的全部力量打败日本。但是事实却没有他想的那般如意,军阀没能彻底肃清,共产党又死灰复燃。

蒋介石是一个中国传统的绅士,他的偶像是曾国藩,他所希望做的实际就是想曾国藩这样的儒将,或者更进一步儒君。虽然他一生号称追寻三民主义,但是三民主义本身就是橡皮泥,被众人捏来捏去。早年的孙中山觉得三民主义就是天地会歃血盟约,晚年的孙中山觉得三民主义就是共产主义,而在蒋介石眼里,三民主义就是中国传统的那套办法,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

他试图使用中国传统的办法,去解决那个时代中国的问题,但是问题在于,在时代的裹挟下,整个中国已经没有可能回到原来的轨道上去呢,不论这样的轨道是铺满了三民还是四民主义的糖衣。

所以蒋介石算不上资本主义的代言人,在近代中国(直至不久之前),中国都还没有出现过真正的资本主义,蒋介石所代表的那些人,骨子里希望遵循中国传统的那些人。

在那样一个全人类对于未来都及其迷惘的年代,共产主义,资本主义,纳粹主义,军国主义在世界范围内你方唱罢我登场,蒋介石版的三民主义,不过是那个时代的又一个注脚。而蒋介石的个人命运,和这个主义的命运紧密的联系在一起 ,不幸的是在中国没有选择传统,也没有选择蒋介石。这是蒋介石的个人悲剧,但是又何尝不是我们民族的悲剧呢?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日夜

王晶

Categories
中文

研究与编程

开学之后一直就非常的忙。尤其是最近的几周过得都特别的辛苦。基本上是周一开始赶research,周一周二晚上都睡得很少,然后周三中午和导师Meeting。Meeting完毕了之后就开始赶功课,一直赶到周日。这个学期有两门课,一门课巨难无比,另一门课虽然不难但是每周都有作业,也很耗时间,这样留给research的时间本来就减少了。最近又从Robot Control的项目转到了Cyber Security的项目。新项目开始一时无从下手,也走了很多的弯路。

虽然每周开始的时候会弄一下research,这是这几个星期的进度都不好,也没有做出导师需要的结果,每次meeting完了都看得出他比较失望。其实我的导师人很好,也不push,周围的师兄们也过得都挺好的,一周做两三天research应该是足够了的。

觉得其实是造成我现在很辛苦的原因是自身定位的偏差。因为我很明确毕业了之后会进工业界,所以我更加看重开发能力,而不是发表论文。而且我本人也很喜欢编程,所以我总是会深深的陷入到“编程思维”中去。

每当遇到一个问题,我的思维总是围绕这“程序”展开的。使用面向对象还是面向过程,什么样的抽象层次,什么样的数据结构。但是研究其实需要着眼的是理论和方法,而不是程序。

比如说是在做Robot Control的项目的时候。前面学生的代码丢失,我需要重新编写代码。我没有使用我已经很熟悉的Matlab,而且转而使用我不太熟悉的Python,因为Python有更好的执行效率,扩展性和对于面向对象更好的支持。这导致我浪费了很多的时间去熟悉Python的语言特性。

在编写的时候我下意识的将它作为一个应用程序程序来写,分离出了仿真的部分和实际控制的部分。这样只需要对控制部分做少量的修改就成为一个真正的控制器呢。同时还考虑了以后的可扩展性,为以后增加功能都留足了空间,这导致了过份复杂的抽象,代码量也随之增加。我没能在预计的时间内完成。

而到了Cyber Security这个project之后也出现了同样的问题。导师让我在一个只有十个节点的网络里面验证一种方法。因为节点数目很少,我完全可以手动写配置文件,也不过五六十行的样子。但是我却首先去写了一个配置文件自动生成程序,这样可以自动生成大规模网络的配置文件。然后用这个配置程序去自动生成配置文件。这个程序浪费我很多的时间,从周一写到周二的深夜才写完,留给仿真对比的时间很少。最终的结果是我虽然做出了结果,但是实在没有时间去写一篇Well-Documented Report,只好打印出几张图片就过去了。在和导师讨论的时候,导师也不关心这个是自动生成的还是手动生成的。而是着力问我模型上面的问题,和结果的解释,这部分我却没有怎么花费时间。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呢。

这些做法都是没有问题的,事实上,这都是一个良好的“程序员”应当考虑的。但是问题的关键是作为“研究者”的导师并不关心这些问题,他需要的是在特定的场景下能够得到合理结果,并且有良好的解释,这些才是可以发表的。即使这些代码离开这个场景就不能运行也无所谓,因为论文里面也不会去讨论这些。

事实上,随着我转换项目,我在Robot Control前期花费大量时间做出最终都付之一炬。因为我基本上再也用不到了这些代码了,根本不需要扩展的程序考虑可扩展性有什么意义呢?而Cyber Security项目中,很有可能可能导师明天就换了idea和model,那个自动生成配置文件的程序可能就可以直接丢到回收站里面呢。

以前就听说过,做研究和做开发是有天壤之别的,现在有了切身的体会。在工业界做开发碰到的基本上都是老问题,而且问题都是会被经常碰到的。所以代码是一种产品,需要反复的打磨和抛光。而在学术界则不同,研究人员的产品是新理论和新方法,程序不过是验证这个方法的一个手段。研究人员需要的是提出想法,用最短的时间去编写程序验证,然后再提出新的想法。所以学术界的程序都是”throwable prototype”。这也是为什么在工业界有嘲笑烂代码的说法叫”University Code”。

以一个开发者的心态来做学术肯定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样会导致大量的时间浪费,这也就是我这么累的原因。但是由于我以后肯定不会留在学术界,我也不可能仅仅走学术路线。我想我应当做的是将两者分开。研究的时候就应当摆正研究心态,如果有空闲再用课外project锻炼开发能力。

最近读到一篇叫<Software is not science>文章,讲的也是这个问题,读完之后很有启发,也在这里一并分享吧。

http://matt-welsh.blogspot.com/2011/11/software-is-not-science.html

王晶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三日夜

Categories
中文

Boston Startup Weekend参赛有感

上周参加了波士顿的一个创业训练营,叫作Boston Starup Weekend。我现在到还不准备开始创业,毕竟还早着的,此行仅仅想去见识一下,毕竟每天闷在实验室里面做research实在是颇为无聊,这也是一个不错的和美国人交朋友的机会。

比赛的形式是这样的:周五下午五点开始,五点到七点是social和networking的时间,social的时候我认识了一个人,他是加拿大第一大社交网站的founder,十八岁开始创业,今年二十七岁,看起来还一脸稚气。七点到八点会有几个人做presentation。 然后八点之后会有人上去做elevator pitch(就是在60s内推销自己的idea,然后拉人一起做)。会场气氛相当的活跃,有三十多个人上去做pitch,每人一分钟。内容大多数都是网站或者移动App,反正是各种各样的建网站。有大学生社交网站,专门服务西班牙裔的网站,短期实习网站,艺术品二手市场网站。。五花八门。

九点到十一点大家会开始选择自己的团队。每个团队需要在两天内完成一份商业计划,一个产品的原型,并在周日的demo大会上面做demo。来的人被分为三类,Tech People, Biz People and Design People, 注册的时候你需要选择自己的类别,然后去寻找合适的团队。

我开始想加入一个做吉他教学器的团队,他们的产品是一组夹在吉他上面的LED灯,通过LED灯的闪烁来显示你应该談那一首曲子。无奈他们只需要硬件方向的人,我对此又一窍不通。最后我加入了一个杂志出售的团队。团队的主题是Itune for Articles. Itune将现有的专辑打散,使得用户可以单独购买一首歌曲,从而开发了音乐市场的长尾。这个团队要做的就是将杂志打散成为一篇篇文章,然后放在网站或者移动应用商店上面出售,从而发掘杂志市场的长尾。

这个团队总共有13个人,是规模最大的参赛团队。但是其中有九个人是商科背景的。只有四个技术人员。Business People过多使得我们在无关紧要的细节上面花费过多的时间。比如,我们花费了四个小时才确定名字,大家对于名字相持不下。接着注册域名加上把域名弄好花费了一天,而且从仅有四人的Tech Team里面抽调了一个人去弄这个。

接着Business People分为两拨,几个女生负责去做PR,就是在社交网络上面发布各种信息,像是微薄小秘书之内的。然后几个男生去做biz model。

Tech Team从开始就遇到了不少的困难。我们就是临时拼凑的杂牌军。一个是Hacker只会黑客技术不会写网站,一个人只会使用GO语言而我们其他人都不会。而我和剩下一个哈佛的小伙子之前既没有写过网站也没有写过App。

所以决定用决定开发环境都用了很久。会Go语言的Tech Guy坚持使用Google App Engine,但是得使用Go。我个人prefer python。哈佛的小伙子不想写Iphone App,但是business people坚持Iphone App是必须的。最后商量的结果是我使用python编写Recommendation System,输入输入通过文件进行。网站使用GAE,用GO语言,全力做网站部分,不开发iphone app。

于是我周五的晚上就回去查了一下Recommedation System的文献,在心里面大致构建了一下Recommendation System. 并且让几个队友去收集足够多的数据。第二天早上八点不到我就到了比赛地点,开始写推荐系统。到了中午的时候,另外一个人加入,我们讨论了一下系统的实现并且简化到可以实现的地步。下午继续开始。大概到了晚上五六点的时候,我这边的code就大体完成了。

然后我去打听其他Tech Member的进度怎么样了。发现情况不是很妙,因为GAE的配置不知何故没弄好,域名跳转也没有弄成。然后所有的Code都是用Go语言编写的,其他的Tech member完全看不懂。更重要的是TechTeam里面出现内讧。hacker大叔觉得坚持用Go语言的那个member是个Bullshit。开始罢工不干了,坚持把那个人撵走再说,内斗持续了几个小时,接着新加入的Tech Guy也觉得用Go语言不靠谱。于是他和hacker大叔合力把使用Go语言的member架空了。我看到无力回天,还是回去做自己的recommedation System去呢。

而Biz Team做完了一个survey,然后三五成群在聊天,時不时过来鼓励一下我们,显得非常的闲。我们团队的Biz People实在是太多了。。不过话说回来,biz people都很caring,跟他们说话都比较舒服。不像Tech People火药味那么浓。

到了周日的早上,我就无事可做了。因为在撵走了Go语言的那个techMember之后我们对于到底用什么来开发都完全混乱了。而我的推荐系统部分已经写完呢。于是我去询问了一下marking Team的Biz Model是什么。听完了之后我就觉得这个Biz Model没有仿真支撑。他们想的是对杂志收费,然后将所有收到的费用交给杂志社,然后还在文章里面插放广告。广告费用归我们。

我感觉到杂志社倾向于将价格定在较高水品,减少对于纸质杂志的影响,而这就意味着较少流量,势必影响收入,要增加收入着必须和杂志社对着来。而用户付费还要看广告,从心里上面来说就比较难接受,所以在用户那边也不讨好。两头不讨好这个商业模式就很难让人信服。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marketing没有设计一个定量的模型来分析我们未来的营收支出。没有数据的支撑这个模型是非常的不convincing的。

于是我简单的建立了一个user model。分析了一下用户量随price的变化,和预计的营收。时间有限,我并没有采用他们的model,而是简单的使用收费无广告的model。不过还是有一些仿真图可以用。Leader看到了很高兴,于是将Simulation的结构加到了PPT里面呢。

等我抽身回来的时候,Tech Team的进度已经大大落后呢。他们最后决定放弃所有的后台,只做前台部分,将界面做好就可以呢。然后因为域名绑定和服务器托管的问题,最后决定网页托管在dropbox上面。

到了周五下午四点钟的时候,网站的界面终于弄好呢,这样我们至少可以去demo。大家知道了这个消息都非常的高兴。五点钟的时候demo开始。总共有19个team,我们是第16个。大家一个个上去讲。两分钟的简介,包括Biz Model。还有三分钟的demo。最后是五分钟左右的问答环节。

我们主要都是Biz Team在讲,但是因为时间有限,Biz Team将我的Simulation Result那一部分略过呢。等到问答环节的时候正好一个judge问我们的产品相对与Competitior来说有什么优势,我就接过来说了一下我的recommedation System和仿真的结果。demo完毕了之后还有个social的晚餐会。因为我得回去看第二天的Homework的due,所以我就没参加直接回去呢。最后我们团队获得了The most comerical potential 和 the 2nd place at the technology use.

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活动,我觉得收获颇丰。见识了这种Cofounder Dating的活动。很多时候会怯场的原因就是因为见的不够多,见得多呢就自然见怪不怪呢。我原来在国内的时候刚开始不太喜欢在公众场合,后来慢慢的适应习惯了做公众演说就没什么问题呢。刚来美国的时候也是见到美国人就发怵,尤其是这种social和networking的活动。实际上真正参与进来就很自然呢。

在国内团队中会碰到了问题在这边团队都会碰到。比如团队的构成不合理,分工不明确,相互推诿。这次我们的团队实际上就是存在很多这样的问题。多见识些这样的问题有利于以后进行克服和避免。还有一个感触就是做技术和做科研差别很大,而做research的时候虽然很多理论推得花里胡哨,但是实际上并不实用,但是用太简单的东西又没有research的价值,所以researcher有使问题复杂化的倾向。做技术的时候是越简单越好,够用就行,不要求最优,越复杂越容易出错。有的时候科研的思维在真正做技术的时候是很有害的,容易将问题复杂化。

波士顿地区的科技创业公司大多比较传统,大多是生物制药和机械物流。不过这次看到了绝大多数都还是Web或者App相关的,可见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之火热。美国风险投资和技术创业最多的两个地区就是加州和波士顿。从Tec Transfer Center这样的学校组织到像Boston Startup Weekend的社会活动,这边确实有很多接触到这些信息的机会,也使得很多的人被鼓动到从事这个行业。为什么Microsoft,Akarmai和Facebook能够发轫与波士顿,很大程度和这边的环境是有关系。

Categories
中文

Mac OS Lion 编译ctags

我是Mac OS Snow Leopead. 前两天升级到lion。因为升级完成了,/Developer/ 目录的东西都还在,所以我直接将/Developer/usr/bin 加到path里面了,然后就可以在系统命令行里面使用gcc了,开始我觉得这样就可以了,不需要重新安装xcode。事实证明不是的。
 
昨天在使用mvim的时候发现Taglist无法使用了。查看了一下,应该是Excuberant Ctags 没有安装。于是到网上去下了一个ctags的源代码进行编译。但是不停的报如下的错误

Darwin 11.1.0 Darwin Kernel Version 11.1.0: Tue Jul 26 16:07:11 PDT 2011; root:xnu-1699.22.81~1/RELEASE_X86_64 x86_64
checking whether to install link to etags… no
checking whether to install readtags object file… no
checking for gcc… gcc
checking for C compiler default output file name…
configure: error: C compiler cannot create executables
See `config.log’ for more details.
Jing-Wangs-MacBook-Pro:ctags-5.8 jingwang$ cd ..
Jing-Wangs-MacBook-Pro:Apps jingwang$ ls

怎么弄也弄不好。后来我怀疑是Xcode的问题,于是写了一个c文件测试一下。发现无法进行链接,说不存在stdio.h文件。于是到Mac App Store上面安装Xcode 4.

但是进度条总是一点变化都没有,等一两个小时也是这样。后来重启试了几次也还是这样。
不知到Mac App Store出了什么问题。于是到网上去BT下载了一个Xcode4.2
http://www.osxtoy.com/?p=733
安装完毕之后再编译ctags,错误发生变化
Darwin 11.1.0 Darwin Kernel Version 11.1.0: Tue Jul 26 16:07:11 PDT 2011; root:xnu-1699.22.81~1/RELEASE_X86_64 x86_64
checking whether to install link to etags… yes
checking whether to install readtags object file… no
checking for gcc… gcc
checking whether the C compiler (gcc  /opt/local/lib) works… no
configure: error: installation or configuration problem: C compiler cannot create executables.

我去查看/opt发现里面是空的,于是我手动创建了/opt/local/lib 目录。这时错误信息又发生了变化gcc error: can’t map file, errno=22 or the case of the missing space

我试着用超级用户权限去configure。sudo ./configure 最终搞定.

都怪自己手贱去升级,Lion相比Snow Leopard基本没什么改进,浪费了三十美刀不说,还又多花出这许多功夫,我原来以为是升级之后所有的软件都可以直接使用的,结果好多都不行,前两天的用tex的时候也又问题,也重装了。

对于开发者,强烈不建议现在升级。

Categories
中文

这就是百度的精准营销

一直觉得百度推广不靠谱。看看上面的图,网页在讨论准王妃婚纱问题。推广冒出来个羊肉穿串机,这让设计人情何以刊

Categories
中文

青春琴缘,弦上人生–《断弦》观后感

早先看过北大版《此间的少年》,那时想啥时候华工也能有这么一部校园电影,《断弦》出预告的时候我便特别的期盼,昨天知道网上有了完整版,便急急的去看了。同《此间》一样,《断弦》也是围绕一个寝室的四个人的大学生活展开的,中间穿插了懵懂的爱情。《此间》是杨康和穆念慈,《断弦》中则是夏紫陌和伍一楠。

正如影片所描述的。喻园的生活是枯燥的:无休无止的考试,昏昏欲睡的课堂;冬凉夏暖的宿舍,漫天飞舞的梧桐毛;同时喻园的生活也是有趣的:这里绿树繁茂使我们身心舒畅,这里比赛琳琅让我们锻炼成长,这里艺术环绕教我们品味和欣赏。

随着一幕幕场景的转换,我仿佛回到了那个青涩的岁月。那些年,我们都还很稚嫩,对于未来一片茫然,四年的生活使我们长大,也在我们的心中深深的烙下了母校的印记。

无兄弟,不大学。看到《断弦》里面的宿舍生活非常的亲切,一个努力的让人敬佩,一个闷骚得非常好玩,再加一个有范的文艺青年和一个愤青来活跃气氛,这构成了大学男生寝室的标准配置。大学男生身上大抵就是这几种属性。我们寝室亦是如此。

WS杨老在寝室玩游戏。大一的时候经常看到美女眼睛都直了,最终幻想都有四五个,不过他彻底一个闷骚男,有贼心没贼胆,最终幻想最终都只停留在幻想阶段,不知现在在香港有没有泡到MM。WS杨虽然喜欢玩,却是考霸,每次考试都是前一天开始复习,但是考得爆高,加上他喜欢玩街机游戏,自封六栋(后来是21栋)小霸王。他开始打拳皇每回被乐神虐了之后就拉着我打,增加自信心,后来他能够虐乐神之后,就不跟我玩呢。大二暑假的时候武汉热得要脱一层皮,我跟他一起窝在寝室看《高达》、《秦时明月》。

晨公是个文艺青年,平时就喜欢写写诗词散文,很喜欢学英语,大一的时候也想出国,我的GRE就是他撺掇考的。大二的时候去武大修了双学位,从此立志转经济,双学位花的课比本专业还多。后来北美的经济奖学金难申,决定不申请呢,考央行的研究生院,众志成城准备了半年就考上呢。央行的研究生院本专业的人都有好多考好几年才上,他还是跨专业,确实相当的不容易。

海鹏人脾气特别好,很少见到他红脸。后来在财大找了女朋友,根据地就扎在那里了,见面次数就变少呢。不过在我们几个前途都很迷茫的时候,海鹏总是会鼓励我们。可惜毕了业了就失去了联系,不知道现在过得怎么样呢。

前三年晚上的时候会经常卧谈,多半都是女人或者政治。到了大四,WS杨去清华复试被虐,回来考交大,晨公考央行,我也要准备申请。晚上就渐渐安静呢,有一段时间,我们一到晚上躺在床上,就会数考研还有多少天,然后感叹时间过得好快。

每天晚上十点半回宿舍之后,就会去冬的宿舍蹭电视剧看,一直看到断电,从韩剧、美剧一直看到狗血国产山寨剧,然后就互相八卦,或者八卦一下雍锅,然后被雍锅“轰”回自己的宿舍。

夏紫陌和伍一楠之间的故事或许在每个大学生身上都发生过。有那么一个人,不知不觉的走进你的生活,在你的心里占据那么一块位置,然后悄无声息、就悄无声息的离去,没有带走一片云彩,只留下满地的回忆。再回首,发现当初的自己多么的幼稚,物事人已非,情怀随风去。

《断弦》是一部好片,因为他就是你我的生活,苦乐参半,忧喜交加的大学生活。人生似曲,喻园四载着恰如曲中《青春》的章节,或急或慢,或张或弛,琴弦或许曾断过,但接好之后又如新的一般。青春琴缘,弦上人生,或许这就是《断弦》要表达的意义吧。

二零一一年七月二十七日夜

Categories
中文

观Imagine Cup有感

这个周末和室友去纽约玩,看到ImageCup在纽约举办,申林也过来了,以前在钢琴小课的时候就一直听姜老师,坤哥和宋洪旻提起,但一直没机会见过,于是想去看看。昨天下午的时候去找申林,因为申林没有手机,所以费了挺大一番劲才找到他的房间。不多久正好申林09年参加埃及ImageCup的队友唐秀东从石溪过来看申林,于是在一起在万豪酒店的茶座聊天,中间正好碰到微软学生部分的的杨滔,Yue Zheng,还有微软妹,大连理工大学Care Everyone队员简雅楠MM,大家聊得挺High的。10点正好第一轮的结果Annouce,于是他们带我,秀东和他夫人进去打打酱油。这也是我第一近距离的观察这一个著名的赛事。会议厅里面挤满了来自各国的的学生,大家都非常的兴奋,各国队员都在国旗合影。伴着劲爆的音乐,巴西队唱起了九八世界杯的主题曲,全场气氛high到爆。我们国家有两只队伍,来自大连理工大学城学院市的Care everyone参加软件设计组的项目,来自清华大学的Hamonicare团队参加嵌入式组的比赛,这只队伍一直备受关注,早些还和Ballmer一起接受了CNN的专访。

中国的队员们看得出来都非常的紧张。基本没有怎么high和拍照,大部分时间都是静静的坐着等待结果。我们笑称那些表现的很high的国家是知道自己进不了第二轮呢,所以抓住最后机会high一下,咱们还得保存体力比下一轮呢。当宣布结果的时候,看得出队员们都是捏把汗的,前面一个个报出国家名字,但是没有自己的时候那种紧张心情是可想而知。让我想起了当初参加数学建模比赛时候的场景啦。所幸的就是两个队都进入第二轮,今天又双双进入前六,希望他们都能最终取得好成绩,为中国多捧两座世界冠军江北回来。

很兴奋的见到大名鼎鼎的吉丫头,非常可爱的女孩子,她画的漫画超赞,今天还知道他原来是电工基地的队员之一,华工果然是人才辈出呀。工科的学生,能有一份珍视的爱好非常不易,比如画漫画,学音乐。这些爱好可以在枯燥的学习中为生活增添许多的欢乐,也可以增加许多的人生经验和感悟。什么是大学的人文素养,我觉得这就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在华中大四年的收获中,1/3来自于课堂,1/3来自于二课的竞赛,还有1/3来自于自己的课外爱好。

大学时代就很希望参加创新杯或者ACM,不过最终选择参加了数模。当时的时候没有很多的了解,觉得都是二课活动,参加哪个都无所谓。但是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年参加不同比赛的同学都走上了各自不同的道路。

我很早就明确了会去工业界,感觉一直好像走得不对路,本科的时候考进了数理提高班,后来做数学建模,现在出国,似乎在向着学术界发展。当然也是很好的一条道路,但总是隐约觉得不是自己要的生活。虽然从长远意义上来讲,纯学术研究会带来更长久的价值,但是应用性的研发能够实实在在的改变千万人的生活,带来那种现实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是和学术研究不一样的。

因为高考考得不太好,想要考到提高班来证明自己,因为是在提高班,是以数理基础为主,于是自然参加了数学建模, 如果是在计算机学院,更可能参加ACM或Imagine Cup。也因为是在提高班,出国的氛围更浓,所以最终走上出国这条道路,同时正因为参加的是面向研究的数模比赛,才能这么顺利的拿到Offer,不然以我的性格,应该会选择风险更小的路,比如在国内保研读硕。我在申请的时候也想要转到偏CS的方向,但是发现CS方向拿到奖学金的几率很小,而因为有数模建模的背景,申请相关方向难度就要小得多,最终还是屈服呢。这也许就是蝴蝶效应最真实的反应,人生是一个混沌系统,初始的微笑扰动会导致截然相反的结果。

李彦宏有句话:“人生可以走直线。” 我觉得李彦宏是开始就找对方向的幸运儿,大多数人在年轻的时候都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或者知道但是没有办法直奔目标而去。弯路是不可避免的,大方向不错便可。想起乔布斯那句话:人生的点点滴滴就像串珠子一样,当我还在大学里时,不可能把这些点点滴滴预先串在一起,但是这在十年后回顾,就显得非常清楚。 因为这样让我相信现在所体会的东西,将来多少会连接在一块。我也相信某个东西,直觉也好,命运也好,生命也好,或者业力,所努力做过的每一件事情都会成为成就将来的一段经历,填补人生中的每个时间,不要指望马上见效,但是你要相信所有努力过的一切会让你生生不息。

大多数的媒体报道都会把微软描绘成为一个日薄夕山的臃肿帝国 ,但是不论是上次去微软亚洲研究院,还是这次在Imagine Cup所看到的,都是不同的一番场景。世界上少有一个商业公司在科学研究和培养青年上面花费如此多的金钱和心思,在这一点上,连人人称道的Facebook和苹果公司也不能望其项背。多少新技术,新科研成果诞生于微软的学术体系,又有多少青年才俊在研究院,技术俱乐部和ImagineCup上面改变了他们的人生轨迹?三十年来微软的对手换了一拨又一拨,但是他却屹立不倒,这不是偶然,有着这样的人才储备的微软帝国,又怎会轻易的被击倒?

 

Categories
中文

因为爱情


“每个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土豆网创始人、文艺青年王微把自己的生活导演的跌宕起伏。这几天他的心里估计颇不宁静,优酷奇艺高举Hulu模式,大规模的采购正版长剧。但是土豆网仍然低调的坚持着UGC(用户生产内容)。

明眼人知道,在中国网民不善社交,中国的UGC视频网站很难做到Youtube那样的规模,而且在中国做UGC还有很大的政策风险,毫无疑问,正版长剧是前景更为光明的一条道路。土豆网并非不想转移到Hulu模式,只是形势严峻,力不从心。

形势危急到了什么地步?土豆网的账面上只有几千万美元的现金,对于大量烧钱的视频行业,这点钱仅够勉强支撑一年,更别说花大价钱竞标电视剧版权呢。而他的对手优酷网刚刚在海外募得巨资,意气风发。而奇艺虽出生牛犊,但携百度之威,战果斐然。PPTV刚从软银那里融得2.5亿美元。搜狐宽频,酷6视频后面也都有大公司做后盾,多长时间不盈利都没关系。

更要命的是公司内乱,创始人夫妇的离婚诉讼使得土豆网迟迟不能IPO,直到最近王微的前妻才撤销了诉讼,但是上市的好时候已经一去不复返。在去年底今年初风光了一阵之之后,“中国概念”因为中概公司造假风波而成为烫手山芋。疯狂的华尔街也捂紧了钱袋子,此时上市约等于放血大甩卖,募资额必定大打折扣。但是不上市,土豆又能怎么办呢?

有啥别有病,没啥别没钱,如今的土豆,既疾病缠身,又缺医少药,说她处在生死存亡的关口毫不为过。而仅仅半年前,土豆仍意气风发的和优酷网争夺中国首家视频网站IPO。厄运开始于王微前妻杨蕾向法院提交重新分割财产的的诉讼请求,法院随后冻结王微控股的上海全土豆公司全部资产,土豆的IPO进程被迫停止。不久优酷首发成功,市值逼近50亿美金,土豆却陷入现金枯竭的边缘,而深陷漩涡的王微,也难以全身心的投入到土豆的经营中。正如易凯资本王冉所说,这场离婚价值二十亿美金。

王微前妻为什么要对王微提起诉讼?这是令人极其费解的。她不像是为了钱,因为土豆网IPO之后分割财产她可以获得更多。阻扰土豆网上市只会产生两败俱伤的结果。她也不像是优酷的卧底,毕竟土豆也是她一手参与创办的。唯一可以解释的通的就是,这是一种报复,她想要让王微付出代价,甚至不惜鱼死网破。当然这是我的猜测,真正幕后发生了什么,只有当事人才知道。闹心的不止土豆一家,赶集网和真功夫两家都是因为家庭问题冲击企业,导致上市被搁置。

一个成功男人背后必定有一个伟大的女人。反过来说,能够对一个男人造成最大阻碍的,也正是他的女人。这两天粗略看了下《裸婚》,我也有类似的感触,为什么刘易阳之前事业无成?很大的原因是童佳倩在,片子开头的童佳倩很难称之为懂事。她喜欢花钱,她也需要人陪。刘易阳是有一定才华的,但是既需要为挣钱操心,又需要随时哄老婆开心,他哪里有办法专心的工作?童佳倩是爱刘易阳的,但是她的不懂事使得刘易阳被迫在爱情和事业中选择,他选择了爱情,却最终发现没有事业他也得不到爱情。离婚的时候刘易阳媪怒的不是童佳倩,而是自己当初的决定。当离婚了没有童佳倩的羁绊之后,刘易阳这才能够全身心的工作,全身心的创办属于自己的公司。

刘易阳成在离婚,王微败在离婚,结果不同,但是本质都是一样的,都是另一半带来了拖累,只不过童佳倩是无心,杨蕾则是有意。刘易阳用九年的时间明白一个道理,细节打败爱情;王微用六年的时间也明白一个道理,婚姻打败事业。曾经的爱情和甜蜜到头来带来的却是伤害,不禁令人唏嘘,刘易阳走出来了,王微你呢?

Jing Conan Wang
2011-07-01